艺术

别再消遣妓女奋斗史这个梗

提起潘玉良想到什么。是 2018 年中国油画艺术家拍卖交易指数排名第一?还是影视作品里由巩俐、李嘉欣刻画的那个从青楼婢女到大学教授再到留法画家的爱国向上新女性形象?

2018 苏富比春季拍卖,潘玉良作品 “海边五裸女” 以 RMB22,396,761 成交,创中国当季油画最高纪录。潘玉良成为最具收藏价值的中国油画家。

潘玉良油画作品-海边五裸女
"海边五裸女", 布面油画, 65 x 50cm, 1958 © 潘玉良
影视作品中的潘玉良
影视作品中的潘玉良

她的一生是传奇的,如果以成不成功来衡量她又显得浅薄了。她在中国动荡急速变革的年代,不断奋斗成为当时唯一女性油画大师,改变了自己的人生轨迹。

可为坚持理想、躲避流言二次奔赴法国后,却再也没有回国。他的学弟徐悲鸿成为一代大师,好友郑振铎参与人民英雄纪念碑的设计。法国政府却以她的创作属于法国财富而拒绝她回国,身后作品却又只被当做无名氏被法国人保存。她在困苦中创作到生命的最后一刻,却并没有参与到中国发展变革的大潮中。

直到她的遗作因中法建交被安徽博物馆收藏,这位女性的故事和艺术才缓缓的进入国人的视野。 也许我们最初都是被她的传奇身世所吸引,但当真正看到她的作品时,却又会被她所刻画的悲情倔强女性形象所倾倒。

潘玉良油画作品-自画像
"自画像", 布面油画, 25.5 x 33.5cm, 1946 © 潘玉良

潘玉良作为中国现代油画的代表人物,将中国的意境与西方的表现力相结合,形成了 “合中西于一治” 的独特风格。让我们抛开画家本身的故事,细细的赏析她作品里的美与精神。

油画、裸女是她作品里最常出现的风格。完全突破了中国传统道德约束,女体不再取悦男性感官,而在更开放的空间里,既保持了含蓄柔情的东方女性特质,又更加优雅自在。

潘玉良油画作品-哺乳
"哺乳", 布面油画, 34 x 24cm, 年份不详 © 潘玉良
潘玉良油画作品-侧躺的裸女
"侧躺的裸女", 布面油画, 40 x 31.5cm, 1943 © 潘玉良
潘玉良油画作品-双人袖舞
"双人袖舞", 布面油画, 65 x 53cm, 1955 © 潘玉良

彩墨画更是潘玉良融贯东西的体现。彩墨画是在“水墨画”的基底下,以敷色、点彩使画作更为的丰富、鲜亮。由于国外不易买到宣纸,所以她改用毛边纸与桑皮纸。

潘玉良将中国书法的笔致、线条和西画背景烘染、后印象派的点彩手法相结合,形成了独特的柔和自在、简洁又浑厚的风格。

潘玉良彩墨作品
彩墨作品 © 潘玉良
潘玉良彩墨作品-交谈中的女人
"交谈中的女人", 彩墨, 1958 © 潘玉良
潘玉良彩墨作品
彩墨作品 © 潘玉良
潘玉良彩墨作品
彩墨作品 © 潘玉良

白描是她又一浑厚绘画功力的体现。1936年,好友陈独秀称其“以欧洲油画雕塑之神味入中国之白描,余称之为新白描”。潘玉良在不断地实践中为中西融合的表现形式奠定基础。

潘玉良白描作品
"人物", 水墨纸本, 27 x 19cm © 潘玉良
潘玉良白描作品
"人物", 水墨纸本, 21 x 18cm © 潘玉良
潘玉良白描作品
"趟卧裸女", 水墨纸本, 45.6 x 26.8cm © 潘玉良

而她也有多幅自画像,并无娇柔妩媚的女人姿态,在传统道德规范的羁绊下,流露出的委婉哀怨、或不屈挣扎的神态。这些画也是她人生轨迹的真实写照。

下面这幅安徽博物馆收藏的黑衣自画像为她众多自画像中最具代表的作品之一。构图饱满,色彩明快,眼神却落寞忧郁。虽然不断地与命运抗争,摆脱封建伦理的钳制,但背井离乡的清冷情愫油然而生,是她生命状态的传神写照。

潘玉良油画作品-黑衣自画像
"黑衣自画像", 布面油画, 1940 © 潘玉良
潘玉良油画作品-拿书自画像
"拿书自画像", 布面油画, 64 x 91cm © 潘玉良
潘玉良油画作品-自画像
"自画像-花", 布面油画 © 潘玉良
潘玉良油画作品-自画像
"自画像", 布面油画 © 潘玉良

潘玉良的画既受西方野兽派画风影响,也有中国书画的细腻与意境。在那样一个战火纷飞,女性长期饱受压抑的年代。她的画让人动容,温婉含蓄却也沉稳厚重。她凭借自己对艺术的执着最求与不懈努力,隐忍而坚持,勇敢也超前的成为女性解放的典型人物。站在风口浪尖,满目悲怆,却也坚定的看向希望。

艺术家潘玉良照片

“我的一生,是中国女人为爱和理念,争取女人自信的一生。”

- 潘玉良